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HUO耳--十月的天空!

生命并不在于得到什么,而在于做过什么.....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快乐要有悲伤作陪,雨过应该就有天晴。如果雨后还是雨,如果忧伤之后还是忧伤。请让我们从容面对这离别之后的离别,微笑地去寻找一个不可能出现的你! ---爱上爱!

网易考拉推荐

<HUO耳>一个与德令哈同行的女孩  

2009-09-16 18:31:13|  分类: 【随笔生情】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HUO耳一个与德令哈同行的女孩 - HUO耳 - HUO耳--十月的天空! 

 

梦菲,一个与德令哈同行的女孩

文/拂晓

 

        认识梦菲的情节似乎早已经结束,在我的记忆中,除去些许网络的胡闹,除去些许短信的交流,再除去些许偶尔的吵闹,所有的一切几乎都是空白,一切空空如亦。

        这就是我认识的梦菲,一个成长于遥远的德令哈女孩。

        德令哈,一个古老的民族聚集地,或城池;从地图上分析,我需要有坚强的意志,翻山越岭才能到达;从飞机上看,那将是共和国大地给予祖国儿女的另一片风姿;从蔓延开去的青藏铁路上,我又需要多长的时间才能走过,这片充满着恩怨情仇的大地;对我来说德令哈其实并不是很远,早在10年前,我曾经在家乡一个破旧的图书馆中见过海子深情地描绘;从此,在我的心中,它成了一个思念的代表词!

        这就是古老的德令哈,一个叫梦菲的女孩住在这里。

        记忆中,梦菲是一个拥有着北方女性柔美,而又带着些许豪爽的女孩;无论是在QQ群聊,还是在最平常的博客交流,她总可以和任何一个人打成一片,然后把所有来自北方的笑语带给所有人;甚至在网络上与我们这些成长于南方的朋友打成一片,一起玩笑,一起玩耍,丝毫没有给予我们一些文化断层的错觉;虽然我知道,在某些场合里面,我们有时的玩笑也许已经伤害到这个来自北方的女孩,但她总能很快地恢复过来,继续着所有的继续。我甚至不知道可不可以用一个城市的面容来形容她。

         记忆中,梦菲总是和宝宝、素素一起胡闹,他们似乎已经认识了很久,很久(不过我倒认为是,女孩子比较好结缘的缘故),而我却是最后的加入者;对于我,简直就是一个成天捣蛋的家伙,总在大家不知不觉中到来,然后把他们气得哇哇直叫的时候偷偷离开的坏小孩;也许这就是我落得“破耳”一名的最好解释,我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后来者,还是前进者。可这个所谓的“单行道”却一开始就让我刮目相看;从我三年的博客经历来说,现在建新圈已经是一个过气的名词,甚至已经开始是一个失去动作的动词,我甚至告诉她有很多圈子可以转与她,可是那种坚持却让我看到了一种北方的韧性;可以想象,正是这种北方的气质,让她在一次次的努力中把自己的圈子站立得更高,更高。

        我翻阅了网络上所有关于这个古老城市的资料,开始发现海子的时代在这个城市已经开始退却;从远古的古羌人,到昨日的蒙古族和藏族,再到今天西部大开发,这个城市正在经历了一场前所未有的变迁;我不知道这个城市的远方到底在哪,正如我不知道这个来自北方的女孩的理想到底在哪; 一个人的世界,所有的一切都要自己扛;一个人的世界,所有的梦都要自己幻;一个人的世界,更让我读到这个女孩的一种坚强、一种来自古老民族的气质。

        也许有一天,这座古老的城市将迎来一群远方的客人;在一片广阔的原野上,我们高歌,我们欢舞,我们谈笑,就如今日一样;那时候的我,会给你们背一次海子的《日记》,那时候的宝宝,会把我们的谈话写成情感交流文字放在博客上,而梦菲,会将最有特色的乡土为我们每人装上一袋,一袋......

 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53)| 评论(5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