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HUO耳--十月的天空!

生命并不在于得到什么,而在于做过什么.....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快乐要有悲伤作陪,雨过应该就有天晴。如果雨后还是雨,如果忧伤之后还是忧伤。请让我们从容面对这离别之后的离别,微笑地去寻找一个不可能出现的你! ---爱上爱!

网易考拉推荐

《雷公山诗刊》创刊号目录  

2009-08-27 03:25:36|  分类: 【刊物信息】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《雷公山诗刊》创刊号目录

 

本期人物:

 

卷首语:

期待雷公山的日出■■侯德云

 

特别推荐:15页

哑木的诗十二首■■哑木

回到故乡去(创作谈)■■哑木

有情天地内多感是诗人:读哑木组诗《致亲人书》及其它 ■■颜若水

见证贵州诗歌的现在状态:诗人哑木的诗歌语言■■量山

生长在躲雨屯的大树:哑木诗歌的故乡情结■■甘年·南往耶

李金福的诗二十八首■■李金福

雷公山的溪水灌溉着我的田野(创作谈)■■李金福

苗族土地上走出来的诗人:李金福■■颜若水

乌响村,李金福的另一个名字■■甘年·南往耶

河夜的诗二十首■■河夜

(未完成)

 

名家原稿:10页

熊焱诗十首■■熊焱

碧宇诗十一首■■碧宇

雷公山,苗族儿女的名字(随笔)■■碧宇

 

诗人档案:20页

比前世更远(组诗)■■黑马

一句唐诗之杜甫(组诗)■■河东

月亮出来了(外二首) ■■漆宇勤

我把一场雪从冬天写到春天(外六首) ■■张惠芬

村庄童话(外四首)■■林忠成

鸟鸣叫醒了黑夜(组诗)■■ 剑熔

白鹤(外四首)■■黄化斌

暗器(外一首) ■■李常青

三月阅兵式(组诗) ■■胡有琪

 

90后在线:15页

 

雷公山诗会:10页

 

短诗25家:5页

 

诗歌事件:5页

 

散文诗:5页

 

诗神儿女*纪念海子:10页

一次意外的迷失■■刘丽君

轻轻诉说——纪念海子逝世二十周年■■星儿叶子

怀念海子■■袭水阡陌

流放者之歌(外一首)■■夏 辉

海子■■云柯

写给海子■■左岸年华(贾怀超)

火车道旁(外一首)■■刘良伟

天堂里的忙音——春天写给海子■■黄尚宁

山海关,海子■■喑篱

穿越历史的疑云■■孙庆丰(秦城诗客)

海子,生活在大海边■■刘向民

海子《我请求:雨》赏析■■张友福

从海子的诗读海子(外一篇)■■拂晓清风

一个完美主义者的终结■■曾必荣

海子的诗观:真诗、实体、元素、幻象■■大畜

诗人之死——海子与顾城的比较■■左岸年华(贾怀超)

我离你很近,可是我不能为你哭泣■■晴宝儿

 

发现:5页

 

诗刊以外*散文: 8页

 

方向:8页

 

彩色记录:

 

 

在2009年,为了记念“诗的符号”诗人海子(查海生)逝世20周年,我们《雷公山诗刊》与《大别山诗刊》以及“琴台”论坛向社会诗歌界发布征文活动,得到了诗歌界的积极响应,稿子(含诗歌,散文,随笔,评论)逾五百件,现在整理部分的文章,准备在2010年《雷公山诗刊》特别设立的栏目“诗神儿女·纪念海子”刊发出来。入选的作者及诗文内容如下:

 

诗神儿女 纪念海子

一次意外的迷失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刘丽君

轻轻诉说——纪念海子逝世二十周年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星儿叶子

怀念海子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袭水阡陌

流放者之歌(外一首)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夏 辉

海子作者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云柯

写给海子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左岸年华(贾怀超)

火车道旁(外一首)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刘良伟

天堂里的忙音——春天写给海子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黄尚宁

山海关,海子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喑篱

穿越历史的疑云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孙庆丰(秦城诗客)

海子,生活在大海边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刘向民

海子《我请求:雨》赏析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张友福

从海子的诗读海子(外一篇)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拂晓清风

一个完美主义者的终结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曾必荣

海子的诗观:真诗、实体、元素、幻象------------------------大畜

诗人之死——海子与顾城的比较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左岸年华(贾怀超)

我离你很近,可是我不能为你哭泣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晴宝儿

 

 

《从海子的诗读海子》

文/拂晓清风

 

 25年前,母亲十月怀胎把我带到了这个多彩的世界,那一年,我就如海子诗歌中所写的一样,“我想我已经够小心翼翼的/我的脚趾正好十个,我的手指正好十个,我生下来时哭了几声”。

 25年后,当我重新拿起这一本跟随了我十年、却又一刻也不曾放下过的海子诗集时,我仿佛又回到了认识海子的那一年,那一年,我15岁;15岁,对于一个完整的人生历程来说,他仅仅是人生的五分之一,甚至是六分之一,可这对于海子来说,已经远远超过了他人生全部历程的一半;10年前,当我翻开这一本作者已经辞世的诗集时,就被这种灵性简约的诗歌风格所吸引,直到今天,这本我最早拥有的诗集依旧是我的心中最美的梦,我从中一字一句地品读,妄想着有天能读懂诗歌中的王子。

 首先,海子是一个理想主义者,他深深爱着自己的家乡,爱着亲人,更爱美丽的自然,这些在海子早期的诗歌都展露无疑;“村庄,在五谷丰盛的村庄,我安顿下来/顺手摸到的东西越少越好!/珍惜黄昏的村庄,珍惜雨水的村庄/万里无云如同我永恒的悲伤”(《村庄》);在这首海子早期的诗歌中,诗人将自己家乡的贫穷和美丽表露无疑,就是这样一个美丽而诗意的村庄,让海子在匆匆离别十年之后,又魂牵梦系地回到了这里,这些情感在《亚洲铜》一诗中表现得更为强烈;而在海子的另一首《村庄》的诗歌中,“村庄里住着/母亲和儿子/儿子静静地长大/母亲静静地注视”(《村庄》),诗人将自己对母亲的一片深情洋溢于纸上,也写出了母亲从小对海子的照顾和影响,又如《日记》一诗中对早夭姐姐的想念之情。

 其次,海子又是一个殉道主义者,他的性情既高傲又自大;一直以来,诗歌都以“大诗人”自恋自居,在他所写的大量诗歌中,诗人一直在与现实抗争,一直在与封闭,而死亡二字更一直捆饶着诗人的诗歌生涯;“别人看见你/觉得你温暖 美丽/我则站在你痛苦质问的中心/被你妁伤/我站在太阳 痛苦的芒上/麦地/神秘的质问者啊/当我痛苦地站在你的面前/你不能说我一无所有/你不能说我两手空空”(《麦地与诗人》),“目击众神死亡的草原上野花一片/远在远方的风比远方更远/我的琴声呜咽 泪水全无/我把这远方的远归还草原/一个叫马头 一个叫马尾/我的琴声呜咽 泪水全无/远方只有在死亡中凝聚野花一片/明月如镜高悬草原映照千年岁月/我的琴声呜咽 泪水全无/只身打马过草原”(《九月》),在这两首诗歌中,诗人虽然用了大量乡土和景象的词汇,但诗歌却处处弥漫着死亡的气息;也正是在这些间接描绘死亡的诗歌中,让我们看到了海子对死亡徇诗的冲动。

 最后,海子是一个影响中国几代人的传奇诗人,其代表作《面朝大海,春暖花开》因入选高中语文课本而得到不同阶层人士的分析解读,也成为海子诗歌中被人们传诵最多的诗篇;“从明天起,做一个幸福的人/喂马,劈柴,周游世界/从明天起,关心粮食和蔬菜/我有一所房子,面朝大海,春暖花开”不仅音律轻快,更表现了诗人对生活的热爱与眷恋;可更深一点的人也在这首“阳光”的诗歌中体会到诗人对尘世的冷漠与厌倦。

 在很多人的眼里,海子是一个追求完美的人,直到最后的自杀也是为了完美的诗歌而献身,我已经不记得自己曾经在那里看过到这样一句评语,“或者升得更高,或者彻底坠落,或者成就自己,或者毁掉自己。”或许这就是海子,中国现代诗歌史上最伟大的诗人之一。

 

《三月的小雨》

文/拂晓清风

 

 三月的小雨,停了又下,下了又停,总感觉时间就在这断断续续的轮回中,匆匆走离了我们;难道不是吗,如果不是,为什么转眼之间,我就25岁了,而那个选择在山海关结束自己生命的诗人也已经离开我们20年之久啊。

 20年,长吗,长,长得就如母亲头上的银丝;20年,短吗,短,短得就如诗歌的一句诗。

 又是一年的3月26日,又是一年的海子逝世纪念日;当我早已在这岁月的轮回中,渐渐对诗人之死失去追寻疑问的时候,三月的小雨却带来了诗人那断断续续的经典名句;“ 从明天起,做一个幸福的人/喂马,劈柴,周游世界/从明天起,关心粮食和蔬菜/我有一所房子,面朝大海,春暖花开/……”;这从远方传来的断续,就如某天从某个不知名学校经过所听到的晨读一样,亦如某天在海边游玩时所看到的某个房地产广告--“我要有一所房子,面朝大海,春暖花开”。

 20年前,一位伟大的中国诗人,在写完自己献给人类的最后一首诗歌--《春天,十个海子》后,毅然消失在冰冷山海关铁轨上,留给世人一条长长的问号,也为三月都蒙上了浓浓的诗迹;20年后,山海关那苍凉的风,依旧年复一年地重复着,一个诗人的故事。

 有人曾感慨,海子是悲哀的,而他的悲哀正是来自于他最爱的诗,他爱诗,直至为诗而亡;也有人说过,海子是幸运,他过早的离去,让他远离了中国诗歌的退潮,远离了亲眼目睹诗歌的衰亡悲剧;更有人接受不了的,幻想着海子如果还活着,幻想着海子在经历了一个新时代后,又将为中国文学留下什么样巨作。

  幻想总是美好的,感慨也如评论一样,总是客观的;而海子也只有事实,那就是他已经走了整整20年,他的生命已经如那辆远去的火车一样,顺着自己的轨道而去,永远不再回头;这就是海子,一位孤寂的诗人。

 我轻轻地推开窗,尝试着再去聆听,聆听那在没有隔离的真空中,是否会有某一个与我同路的人,在远方诵读着诗人那令人亢奋的诗。

 三月的小雨,停了又下,下了又停,我听见一声熟悉鸣笛,望见一辆火车向北远去;在铁轨的旁边,有一条水流一直延伸开去,一边顺着斜坡滑落,一边顺着铁轨而去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75)| 评论(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